来台64年的新台湾人!李智: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

来台64年,年轻时就从义大利来到台湾的李智神父,今年已经92岁了,只要身体许可,他还是时常到医院、急诊用独特带有宜兰腔的台语,关心病患、家属与医护人员。去年李智终于获得台湾身分证,来台64年后,他终于成为「新台湾人」......

来台64年的新台湾人!李智: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

64年前,他从义大利来到台湾,那年是1954年,义大利年轻人RizziGiovanni决心忍捨亲情,来到陌生的土地。

来到台湾之后,他取了中文名字叫做李智,李智先抵宜兰罗东,一星期后被派到澎湖马公,为当地的穷人服务。

「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!」李智来到台湾后这幺说,他觉得台湾是个有生命力、有热情的地方。

在澎湖,李智用最快的速度学会讲台湾话,他的台语自然又流利,李智将募得的物资,提供给需要帮助的人。

早年澎湖还有痲疯病,受到社会歧视的眼光与排挤之下,痲疯病人根本见不得光、也见不了人,有些人还被家人关起来,根本不敢也不能出门看病。

李智怕病患病情恶化,他决定挨家挨户地敲门,将药物一一送到痲疯病人手上,李智说:「这是我们的使命,我们的使命啊,想到人可怜,他们比我们更可怜,所以要照顾他们,是不是,要看到人家有需要去帮助。」

来台64年的新台湾人!李智: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

3年后,李智从澎湖被调回罗东,他有新的使命,要将医疗带入更偏远、更贫苦的山区。

台湾早年卫生条件并不好,除了痲疯之外,还有肺结核等传染病,圣母医院在宜兰近郊设立丸山分院,这是全台湾第一所专门为肺结核病人设立的医院。李智神父在这里专门照顾肺结核病患。

当时台湾没有「全民健保」,生病是要花很多钱、甚至会拖垮整个家庭的。李智常常安慰病患不要担心,他将募来的经费都给需要的贫病人家,他要病人和家属不要担心钱的问题,好好安心养病,有时连病家的生活也给予协助,帮助了好多家庭。

贫穷,比病苦更磨人!李智从中体会到贫穷是一切问题的根源。他迫切地希望年轻的孩子能够脱贫。他认为,唯有透过教育才可能改变孩子的命运。

李智决定收养穷人家孩子,他让这些贫穷的孩子免费接受教育,培育出台湾最早的一批男护士。

他更把学习表现优异的孩子再送到义大利进修学习。在欧洲着名的器官移植与实验外科权威潘贤义医师,就是当初被李智神父送到义大利学习的孩子。

李智神父看到贫穷的影响,透过教育改变了阶级複製,让这些贫穷孩子的人生有了全新的可能。

来台64年的新台湾人!李智: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

李智总是尽心尽力地帮助大家,借钱给人,甚至连立借据都不用,他对别人很大方,对自己却好简朴。「钱对我而言本来就没什幺用途,但对需要的人却像是甘露一般。」李智总是觉得钱要给最需要的人。

因为长年对穷困病患的投入与奉献,2001年李智神父获颁医疗奉献奖、2010年他再获教廷册封骑士。

「要爱我们的敌人,不靠刀剑,而是凭藉着爱与和平来打仗。」骑士册封的誓词是这幺说的。神父在台湾,真的是体现了爱与和平,无私无我的奉献。

李智神父对台湾总是持续的奉献,对外募得物资和爱心款项,全部拿来帮助台湾。

医院始终在最远的地方,做最需要的事,但是这些事常常都是亏钱没人要做的。随着全民健保开办、医院不支薪的医疗宣教人员也日渐凋零,医院陷入经营困难,需要对外募款。

要对外募款,李智神父历经了好多天人交战,他认为自己应当是在台湾服务的,只能奉献,怎幺能向台湾人募款伸手要钱?后来经过大家说服了老半天,服务台湾人的医院,终究有一天还是要让台湾人自己帮助自己,他才勉予同意。

「恁这些囝仔,『出头』劲多…...不过,若是为着病院抑是艰苦ㄟ人需要,我拢配合啦…...」李智神父用带有浓厚宜兰腔的台语说。

来台64年的新台湾人!李智: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

64年前从义大利来到台湾的年轻人,转眼已过了超过一甲子;64年后李智神父,还在台湾这块土地继续奉献着。

年轻时的他从义大利来到台湾马公和罗东,照顾最弱势最需要照顾的麻疯病人、肺结核病人;年纪大了,不能上山下海,偶尔还要用轮椅代步,他仍关心老人照护、监狱牧灵,只要身体许可,仍持续到医院、到急诊室为病人祈祷、关怀家属和辛苦的医护人员。

有人曾好奇问:「神父怎幺看台湾?」

他说:「台湾人的心,很好......」

神父把一生付出、奉献给台湾这块土地,台语讲得比很多台湾人还要好、还要流利,比大部份的宜兰人住在宜兰还要久,比台湾人更像台湾人、比台湾人更爱台湾人。

他自己也常说、爱说自己是「台湾人」,但是却一直没有台湾的身分证。

直到国籍法修正后,超过九旬的李智神父终于在来台超过60年之后,获颁台湾身分证,成为「正港的台湾人」。

来台64年的新台湾人!李智:台湾是最美丽的地方

神父今年92岁了,很高兴现在身体还是很健康,还能每天去医院、病房、急诊慰问病人、为病人安宁祈祷,他说:「这样就已经很满足了。」

每天入夜时他一定在医院急诊的观察区探视病人与家属,握着病患的双手、为病人祈福,用一口比自己还『轮转』、而且带有浓浓宜兰腔的台语,询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。

下回如果在医院遇见神父,记得跟眼前这位92岁的神父打招呼:「神父好!神父晚安!谢谢神父!」

谢谢神父把满满的爱带来台湾,我们要把这份爱,继续传下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