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李忠宪专栏》工作哲学

《李忠宪专栏》工作哲学

应该有很多人受到华航罢工的影响,除了真正因为班机被取消造成困扰的旅客以外,还有被罢工新闻和脸书上乱七八糟的言论轰炸。看到罢工不免就会想到一个问题,人为什幺工作?只是为了钱吗?或者有更深层的目标:想知道自己是谁?或是想成为什幺样的人?

『对工作的完全认同』是所有老闆的期待。尤其在複杂的团队和个人 KPI 效能的工作环境中,自己的行为越来越难以掌握,特别由于数据量化,很难高度满意自己工作的成果。一般来说,工作的时间佔据个人生命派中最大的一块,工作对人的意义到底是什幺?为什幺我们要自愿成为系统的奴隶?

《李忠宪专栏》工作哲学

根据调查,有七成的德国人认为工作的目的在于赚钱,认为是自我实现只有一成。在德国学校和社会教育体系下成长的工作认知是如此,台湾人应该不会有更多的比例觉得工作是自我实现。

工作为了钱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钱在这里更明白的定义是可以交换的货币,德国的社会学家格奥尔格·齐美尔认为「为了钱工作」是完全正常的事情,因为货币的价值优于劳动价值,这样的交换非常划算。工作辛苦甚至痛苦、折磨,必须忍受上司,下属和同事,付出劳力与心力等等等,但是可以由此获取薪水,可以交换食物、衣服、公寓其他的物质东西。货币本身没有价值,但优于任何具体的东西,因为它可以获得最多样化的物品,货币的价值优于每个单独对象的价值,因为货币意味着无限的选择自由。所以货币优于交易的工作,不管任何人所赚来的钱,都可以平等的去交换任何东西,这是自由、独立而且平等的象徵。

德国的哲学家黑格尔并不抱持这种看法,他认为工作才能塑造一个人,藉由工作来表达塑造一个人的形象,通过这种方式,人们可以在工作中认识自己并实现真正的自信。有钱但整天无所事事的人,没有工作来塑造自己的形象,因此也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真正的自信。另外一个对工作有高尚价值想法的当然是德国的大哲学家马克思,所谓「透过我们的工作改变世界」,如此一来我们的整个生命就开始了,人类历史只不过是工作组织的历史。

根据我有限的经验,台湾和德国努力工作自我实现的人有不同的生命哲学,往上爬的想法比重有明显的不同,曾经有一个努力工作的德国朋友告诉我,他的想法工作首先当然是要符合自己兴趣,才不会造成痛苦,这是基本的要求,再来选择的每一个位置要「über Qualität」,这样工作起来才能轻鬆愉快,我问他「超过要求」的目的是为了更往上爬吗?他说不是,是为了「在职退休,享受人生」。因为他的这番话我才了解为什幺德国同事工作这幺认真, 而且「Urlaub」这幺重要,「超过要求」下的「在职退休」是多幺幸福的工作哲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