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明白爱,是每个人的使命。」──张曼娟

「明白爱,是每个人的使命。」──张曼娟

编按:在领略中国经典《金瓶梅》后,张曼娟引领读者踏进她对爱的思索和感受。透过语言与文字,终究将爱落实于生活,让爱发挥救赎与抚慰的力量。

我一直不明白为何称《金瓶梅》为色情小说,初读时只觉得恐怖,它完全无法勾引人们的情慾,描写的皆是可怕的性爱场面,彷彿原始禽兽的缠斗,毫无我们期待的罗曼蒂克,只是做了再做,感受不出其中有爱。在燕好的同时,女方往往会对西门庆说,我看某某人有件好漂亮的裙子,你说什幺时候给我买一件?这尤其让人不可思议。

年纪稍长后,再读《金瓶梅》,我忽然有些领悟,曾经有评论家说《金瓶梅》是一本哀书,我到年过半百之后,方才明白个中道理。

西门庆的兽性极强,当他一步步拾回人性,捨弃一切酒色财气的慾望,逐渐明白爱的真谛,几乎有望成为一个因爱而活着的人,却失落了爱,又被重重打回一个更无退路的处境,只能层层崩坏沉沦到底。

《金瓶梅》值得玩味之处,便是书中人经常都是不自知的,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争夺、为什幺痛苦、为什幺会死去,活得浑浑噩噩。其实这也雷同于现实人生,我们常为许多情绪所困,却不知道自己走在何种道路上。

《金瓶梅》中至为关键的女性角色并非潘金莲,而是金、瓶、梅当中的「瓶」─李瓶儿。李瓶儿本是富商人家的少奶奶,丈夫的叔叔还是当时宫中得权的太监,她生活富裕、衣食无虞,内心却十分空虚。她与丈夫花子虚无情爱共鸣,当她邂逅西门庆之后,最先获得的满足儘管是性爱上的,但她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对方。

几经波折,李瓶儿终于进了西门庆的家门,不过要在其中生活实属不易,毕竟遇上了最难摆平的潘金莲。

李瓶儿为西门家产下一子,这是西门庆的第一个儿子,且孩子一落地,他便升官,因此西门庆兴高采烈的为儿子取名官哥。西门庆喜获麟儿,更加疼爱李瓶儿,这当然引得潘金莲十分不快,众人抢着去看小孩出生时,潘金莲便倚在门边嗑瓜子,边说些讽刺的话语。

潘金莲甚至养只白猫,将猫爱吃的肉食塞进与官哥大小相仿的草人里,放任猫去扑击草人取食,为了讨吉利,古代富家常为幼儿穿着红衣,草人也穿着红衣,几次下来,这猫后来果真扑向官哥,虽不致害命,却使官哥异常惧怕,过了不久便活活被吓死。

李瓶儿自此病情益重,出血不止,整个人消瘦而憔悴。最后照顾者已处理不及,只能在她的卧床上铺设厚厚的稻草以吸收汙血。

西门庆儘管四处寻花问柳,阅人无数,家中尚有慾壑难填的潘金莲,但他每日返家后,必要走进李瓶儿的房间,陪在榻边握着她的手谈话。即便李瓶儿驱赶他,他却只想在此与她相伴,两人相拥而眠。
这丝毫无关情慾,分明是爱啊!但西门庆始终不明白。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在人文路上遇见生命导师》

「明白爱,是每个人的使命。」──张曼娟
数位编辑整理:吴柏菁、廖珮汝